慢性自殺

【大天狗x鲤鱼精】哼歌歌

珏趴在大天狗身上开心地吃起来了,旁观的几个人却一俩懵逼地看着他们。

“这发展会不会太快了。”莹草揉了揉眼睛,看着他们俩。

“虽然感觉很奇怪,但是莫名地很和谐呢,珏应该很喜欢大天狗吧。”河童像爸爸嫁女儿一样有些幽怨地看着大天狗喂食小鲤鱼。

“别摆出这样一幅脸嘛,河童。珏现在这样多好啊,总比一直待在池子里要好吧,如果能对我们讲两句话就更好了呢。”晴明倒是很愉快地被面前两人喂狗粮。

晴明的话也讲到了点子上,毕竟他们一直都希望珏能多和他们接触,说说话,虽然现在鱼出来了,但是话还没讲。

几人默契地对视一眼,纷纷凑到了珏面前。

“吶,大天狗,现在珏最亲近你了,你试着让她说句话吧!”莹草一脸期待地看着大天狗。

大天狗抬眼看了面前的几人一眼,又把目光放回吃的正开心的某鱼身上。

莹草看他们俩都没给自己什么反应,心急地自己上手开始吸引鲤鱼精的注意。

“珏!”莹草大叫一声!

离她近的人都被她的音量吓得虎躯一震,而她正对着珏,于是珏也深受其害。她根本没预料到这一声,吓得她一怔,然后抖了起来,手上的水信玄饼也掉到了地上。

“呜...”珏看着掉下去的吃了一半的团子,眼中渐渐聚起水雾。

“啊啊啊!对不起啊,对不起,小珏你别哭,要吃的,这还有,别哭别哭啊。”莹草一下子慌了,不停地捧着食物到珏面前。

珏把头埋在大天狗怀中,怎么劝都不出来。

大天狗突然站了起来,“我来想办法吧。”然后就抱着珏走了,走了,了。

“大天狗应该能劝好珏,我们散了吧。”晴明看着大天狗走的方向,笑的看不到眼睛,真是有趣的反应啊。

 

大天狗抱着小鲤鱼走到内室,衣架上还挂着她刚刚换下来的衣服。

大天狗看向他的怀里,珏把头埋在他脖颈处,温热的呼吸喷在上面,侧脸被头发挡住让他看不到她的表情,小小的手攥着他的衣襟,尾巴没有被他的手勾着,直直地向地下垂着,无精打采地晃动着。

“珏。”大天狗轻轻唤了她一声。

珏动了一下,揪着衣服的手也紧了一下,她听到了他的呼唤,僵住了身体,没有回应。

“珏,这是你的名字吧,你知道我在叫你。”大天狗目不转睛地盯着怀里的鱼。

珏终于把头抬了起来,眼睛对上了大天狗的眼睛,幅度很小地点了点头。

“珏不愿意说话吗?”为了不吓到珏,大天狗打算循序渐进地慢慢从小鱼儿身上找到自己想要的问题的答案。

听到这个问题,珏楞了一下,把头低下了,不知在想些什么。

“珏,这是你的名字。我也有我的名字。我的名字叫鸩。珏,叫我的名字吧。”大天狗定定地看着珏,等待着她的回答。

鲤鱼精看起来有点不知所措,她的眼神一直游离,就是不对上大天狗的眼睛。

她的嘴唇时而张开,时而紧紧抿住,手指也一直绞着,尾巴不自觉地乱甩。

过了一会儿,她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点了点头,又抬起头看向大天狗。“鸩,为什么想要让我说话呢。”

大天狗的名字被她念出来,明明是代表着毒的名字,却在她糯糯的嗓音中,让大天狗的心也软下来。

但是她的下一觉话却让他回过神来,“明明就没有说话的必要,明明一直都只有我一个人。不管怎么唱都根本没有人会来找我说话的。”珏眉头一皱,“为什么要说话。”珏虽然一直都是一个人待在那山涧里,但是她心底却一直希望可以有人能来找她,能够找到她,但是一直等待,却一直没有人来。

希望逐渐消失,珏不再有希望,也不再用她美丽的歌声去尝试吸引人来。

“珏。”鸩抱紧了怀里的珏,“我会陪着你,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会陪着你。不会再让你这么孤独。”

“真的吗?”

“嗯。这是我给你的诺言。不会改变。”

珏靠在鸩怀里,脸上带着笑,嘴里轻轻哼着轻快的旋律。

歌声传到了樱花树下的几人耳中,他们听着这旋律,也笑了起来。

(嗯,感觉结尾地有点仓促。其实是有原因的,因为这对实在是太冷门了,还有就是咱不小心迷上狐妖了,二突子比较萌。

接下来就让我想想改写什么,有想看的可以评论我。)

下图是我脑补的场景图吧,画技实在是不行就度娘了一下诶嘿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