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性自殺

【大天狗x鲤鱼精】水信玄饼

鲤鱼精x大天狗

由于完全不知道他们的性格过往经历啥的,所以ooc是一定的!

鲤鱼精名为珏【鲤鱼精的名字也是室友帮我想的,起名废没办法啊】

大天狗的名字后面会说,其实是还没想好

 

 

 

像往常一样,鲤鱼精在晴明院子的池塘里吐着泡泡。

每当到了樱花开放的时候,鲤鱼精的兴致总是格外高涨。这从她吐泡泡的速度就可以看出来。那片区域的水就像是沸腾了一样,剧烈的起着泡泡。

一片樱花随着风落到了水面上,池面马上沉寂下来,鲤鱼精停下了无止境的吐泡,让樱花瓣稳稳地停在水面上。

鲤鱼精从水底游了上来,浮在樱花下的水中,怯怯地伸出手,想要去触碰那瓣花瓣。

当她的手指碰到花瓣的时候,绽放出愉悦的笑容。她在花瓣周围乐此不疲地游动着。

 

池边的樱花树下,大天狗、晴明、莹草正在赏樱。

“小珏为什么不出水和我们一起赏樱呢。一直待在水底,不无聊吗?”莹草看着鲤鱼精玩耍的身影,不禁出声询问晴明。

晴明看了看池中的鲤鱼精,“珏她是我在出游的时候在山涧遇到的,好像一直都是一个人,我就把她带回来了。一进院子就跳到池塘里了,看来很中意呢。不过的确很少出来。”

“你们就只看见了珏吗?”一个锅盖头突然从靠近他们的水面冒了出来。

“啊!河童,你别吓人啊。”莹草给吓得差点蹦起来。

“我明明一直就在你们旁边。”河童面无表情地瞟了一眼莹草,又朝晴明和大天狗点了点头,“珏是在我之后来到这个池塘的。一开始我去找她说话,她都只是看着我,和她说了好多话,才告诉我一个珏字。她以前是在怎样的环境里生活的啊?”

晴明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从树下站起身,朝着池塘走去,“珏,上来一起赏樱吧。”

 

珏把注意力从花瓣移到他们身上,游到了池边,却没有出水面。

“诶,她怎么不出来......河童?鲤鱼精不能出水吗?”莹草想伸手把珏拉出来,珏轻轻一晃尾巴就躲开了。

“应该是可以离开水的。也没有雪女不能离开雪山这种事吧。”

“小珏!小珏!看我!好吃的哦!来吃吧来吃吧!”莹草蹲在水边,摇着手上的水信玄饼。

“莹草,别像逗小白一样逗鲤鱼精,她不会上钩的。”大天狗看着莹草仿佛逗狗一样的姿势,终于忍不住出声了。

“噗!扑通!”鲤鱼精从水里跃了出来,一口叼走了水信玄饼,落回了水中。

“!!!”莹草、河童、晴明唰地同时回头看向了大天狗。

大天狗拿着刚刚咬了一半的水信玄饼,看了三人【一人两式神?】一眼,迅速地扭头了。

他们都没注意到的时候,珏吃完了那只水信玄饼,正盯着大天狗手上那半个!

珏看了看岸上的几个人,没人看她,于是她尾巴一使力,直直跳进大天狗的怀里,扑向大天狗的手臂,把他手上的水信玄饼往自己嘴里塞,还舔了舔留有余味的手。

大天狗还没回过神,身上就多了一个冰凉凉湿哒哒的鱼,还有手臂上的重量,和手掌心里温热濡湿的感觉。

旁边三人目瞪口呆看着眼前的一幕,“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珏这么...额...主动。”河童结结巴巴地说了一句,不过没人还在听他的话了。

大天狗看着身上的鱼,刚从水中出来的黑发,散乱地黏在她的身上,还不断有水滴从发丝落到她精致的锁骨上,上身橘色的衣服也紧贴着肌肤,凸显出她纤细的身材,坐在他腿上的尾巴还在不安分地一甩一甩,而珏本人还攀着他的手臂舔他的手。

大天狗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整个人都僵硬了。他鲜少与女性靠得如此近,努力地把目光从鱼身上挪开,但是不看着她的时候,手上的感觉反而鲜明起来,热热的软软的小舌头一下一下地舔着他的手掌,逐渐移动,然后,含住了他的手指。

对面三个人快变成雕塑了,好久没有动过,面对这本应该色气的一幕,但是当事的两人却是完全没有这个意思的,所以到底是如何把事情搞到这一步的,

“喂!停下!”大天狗在经过这尴尬的一段时间后终于出声阻止。

小鲤鱼精听见了他的话,停下了舔舐的动作。被阻止进食后,眼睛变得湿漉漉的,有些委屈地嘟起小嘴,抬头看向他。眼睛里,仿佛有“想!吃!”两个大字,就这样看着他。

大天狗本想好好说教她一顿,不能随便对男性做出这样的行为,但是在她这样的目光下反而一下子语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鲤鱼精珏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对水信玄饼的兴趣无限增长中,怎么可能停下来,她看大天狗没有说话,就回头搜寻那个圆圆的透明的美味。

晴明的碟中还有一个!她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想吃!超级想吃!完全没有犹豫,用力一甩尾巴,又想跃向晴明。

大天狗本来正在想该怎么和这个小鱼讲,没想到她的注意力完全不在他身上,还左右地摇晃脑袋。看到她背对他的脑袋一顿,大天狗抬起头,就发现小鱼还没停止对水信玄饼的渴望,却没想到,她二话不说就跃向晴明,不知出于什么心理,他拦住她的腰,阻止了她。

发现她不满地在他怀里扭动,反而更加收紧双臂,更加用力地禁锢住了她。

突如其来的情况让大天使没有多想,就抱住了她,力道越来越大,弄疼了怀里的小鱼。

“大天狗,放开她吧,你弄疼她了。”晴明第一个回神,发现珏皱起的眉头,出言制止了大天狗。

大天狗一惊,赶忙放松手上的力道,转而环住她的腰,让她转身面对他,“我很抱歉,你没事吧。”

珏仍旧锁着眉头,两个腮帮子气得鼓了起来,圆圆的小脸哪怕是在生气也是十分可爱。

大家都看着小鲤鱼精等待着她的反应。珏却把头一扭,不去看大天狗,自顾自地跳回了池塘里。

大天狗一直注意着她,这次却没有阻止她,任由她离开了他的怀抱。身上的衣服已经湿了,怀里也空落落的。大天狗看向那片重新归于平静的水面,心中却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应该没有伤到她吧,大天狗想,明天在给她带些水信玄饼吧,她那么爱吃,作为歉礼送给她。

(本来是想写鲤鱼精和河童滴,但是写着写着就变成了大天狗,本座才不知道当中发生了什么呢。其实是电脑成精了自己打的,你们信么!

本座是十分爱写文文,但是脑洞略少,所以!

大家有脑洞,有想看的,可以留在评论里,本座会写的,嗯嗯,会的吧

然后谢谢大家的观看,鞠躬!好吧虽然你们看不到,但是我还是对着电脑鞠了一躬)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