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性自殺

【大天狗x鲤鱼精】哼歌歌

珏趴在大天狗身上开心地吃起来了,旁观的几个人却一俩懵逼地看着他们。

“这发展会不会太快了。”莹草揉了揉眼睛,看着他们俩。

“虽然感觉很奇怪,但是莫名地很和谐呢,珏应该很喜欢大天狗吧。”河童像爸爸嫁女儿一样有些幽怨地看着大天狗喂食小鲤鱼。

“别摆出这样一幅脸嘛,河童。珏现在这样多好啊,总比一直待在池子里要好吧,如果能对我们讲两句话就更好了呢。”晴明倒是很愉快地被面前两人喂狗粮。

晴明的话也讲到了点子上,毕竟他们一直都希望珏能多和他们接触,说说话,虽然现在鱼出来了,但是话还没讲。

几人默契地对视一眼,纷纷凑到了珏面前。

“吶,大天狗,现在珏最亲近你了,你试着让她说句话吧!”莹草一脸期待地看着大天狗。

大天狗抬眼看了面前的几人一眼,又把目光放回吃的正开心的某鱼身上。

莹草看他们俩都没给自己什么反应,心急地自己上手开始吸引鲤鱼精的注意。

“珏!”莹草大叫一声!

离她近的人都被她的音量吓得虎躯一震,而她正对着珏,于是珏也深受其害。她根本没预料到这一声,吓得她一怔,然后抖了起来,手上的水信玄饼也掉到了地上。

“呜...”珏看着掉下去的吃了一半的团子,眼中渐渐聚起水雾。

“啊啊啊!对不起啊,对不起,小珏你别哭,要吃的,这还有,别哭别哭啊。”莹草一下子慌了,不停地捧着食物到珏面前。

珏把头埋在大天狗怀中,怎么劝都不出来。

大天狗突然站了起来,“我来想办法吧。”然后就抱着珏走了,走了,了。

“大天狗应该能劝好珏,我们散了吧。”晴明看着大天狗走的方向,笑的看不到眼睛,真是有趣的反应啊。

 

大天狗抱着小鲤鱼走到内室,衣架上还挂着她刚刚换下来的衣服。

大天狗看向他的怀里,珏把头埋在他脖颈处,温热的呼吸喷在上面,侧脸被头发挡住让他看不到她的表情,小小的手攥着他的衣襟,尾巴没有被他的手勾着,直直地向地下垂着,无精打采地晃动着。

“珏。”大天狗轻轻唤了她一声。

珏动了一下,揪着衣服的手也紧了一下,她听到了他的呼唤,僵住了身体,没有回应。

“珏,这是你的名字吧,你知道我在叫你。”大天狗目不转睛地盯着怀里的鱼。

珏终于把头抬了起来,眼睛对上了大天狗的眼睛,幅度很小地点了点头。

“珏不愿意说话吗?”为了不吓到珏,大天狗打算循序渐进地慢慢从小鱼儿身上找到自己想要的问题的答案。

听到这个问题,珏楞了一下,把头低下了,不知在想些什么。

“珏,这是你的名字。我也有我的名字。我的名字叫鸩。珏,叫我的名字吧。”大天狗定定地看着珏,等待着她的回答。

鲤鱼精看起来有点不知所措,她的眼神一直游离,就是不对上大天狗的眼睛。

她的嘴唇时而张开,时而紧紧抿住,手指也一直绞着,尾巴不自觉地乱甩。

过了一会儿,她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点了点头,又抬起头看向大天狗。“鸩,为什么想要让我说话呢。”

大天狗的名字被她念出来,明明是代表着毒的名字,却在她糯糯的嗓音中,让大天狗的心也软下来。

但是她的下一觉话却让他回过神来,“明明就没有说话的必要,明明一直都只有我一个人。不管怎么唱都根本没有人会来找我说话的。”珏眉头一皱,“为什么要说话。”珏虽然一直都是一个人待在那山涧里,但是她心底却一直希望可以有人能来找她,能够找到她,但是一直等待,却一直没有人来。

希望逐渐消失,珏不再有希望,也不再用她美丽的歌声去尝试吸引人来。

“珏。”鸩抱紧了怀里的珏,“我会陪着你,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会陪着你。不会再让你这么孤独。”

“真的吗?”

“嗯。这是我给你的诺言。不会改变。”

珏靠在鸩怀里,脸上带着笑,嘴里轻轻哼着轻快的旋律。

歌声传到了樱花树下的几人耳中,他们听着这旋律,也笑了起来。

(嗯,感觉结尾地有点仓促。其实是有原因的,因为这对实在是太冷门了,还有就是咱不小心迷上狐妖了,二突子比较萌。

接下来就让我想想改写什么,有想看的可以评论我。)

下图是我脑补的场景图吧,画技实在是不行就度娘了一下诶嘿

【大天狗x鲤鱼精】飞高高

【鲤鱼精x大天狗】ooc


珏从记事开始就是一个人了,很安静的山涧,寂然无声,连来喝水的动物都没有。

那个时候珏就懵懵懂懂地生活着,没有见过人,也没有妖怪叫她该怎么生存,有的只是流传在血液中的一些本能。

珏喜欢在月夜出水,月光会让她很舒服。珏喜欢吃花,那是她身边唯一能给她带来味道的食物,微妙的甜味成为了她生命最初的味道。

珏就这样生活了很久,因为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所以也就对外面的世界没有欲求,珏从来没有离开过那山涧,直到晴明的到来。

 

晴明的游历,是止在珏这里的。

珏的状态比他想象得更麻烦。一开始晴明走到这座山上的时候,没感觉到什么,但是走着走着却发现这里出乎意料的荒凉。

不是黄沙满地,而是郁郁葱葱地一片森林,但是却没有任何动物的迹象。越是往一个方向走,气氛就越奇怪,直到他看到那个结界。结界外,尸横遍野,而且几乎都成了白骨,是死了很久了,晴明一开始以为是有妖怪用歪门邪道修炼,本着除恶的目的破除结界的。

但是晴明进去了之后,里面只有一只神智上只有幼孩智商的鲤鱼精。

晴明尝试与鲤鱼精交流了很久,都没什么有用的信息,只好把这只“娃娃鱼”带了回去。

珏的名字的确是河童问出来的,但是至始至终,她也只说了一个珏字。似乎是天生地不喜欢晴明,明明带她回来的是安倍晴明,但是到现在能让她有些反应的就只有河童,现在又多了一个大天狗。

所以晴明是完全同意大天狗与珏接触的,甚至可以说是举双手支持。所以现在,大天狗就被他们推到了池塘边,双手都拎着大而沉的便当盒,看来是想用美食来诱惑某“贪吃鱼”出来。

大天狗无奈地看着手上的便当盒,又回头看看莹草、河童、晴明、还有跟着晴明来的神乐。

放下手上的便当盒,把食物从里面一盘盘取了出来。大天狗就这样沉默地坐在岸边,他倒是不急,后面跟着来的几个都不停给他打手势让他把鱼“诱”出来。

 

珏很喜欢那只透明的小团子,很好吃很好吃很好吃。珏超级喜欢它!这只年龄不明,涉世不深的鲤鱼精第一次这么想要一样东西——水信玄饼!虽然她并不知道那玩意叫做水信玄饼。

珏回到水底后还是很想念那个味道,她第一次这么烦躁,想要吃,但是不知道去哪找。

珏在那片不宽广的小水域里转悠了一晚上,直到她看到走到岸边的那个人。

大天狗把食物拿出来后,就没有了动作,任由后面几个皇帝不急太监急的家伙折腾。

不过哪怕大天狗不作为,鲤鱼精还是会出来的。

事实上,珏在看到他拿出那晶莹剔透的小团子的时候就等不及想吃了!

 

珏先露了个头出来,准确来说只露了一双眼睛出水,眼睛以下都还在水里,嘴一张一合地吐着泡泡,眼睛却盯着那些盘子。

大天狗注意到了水面的动静,他对那条鱼招了招手。

某鱼完全没有注意到大天狗,仍旧盯着盘子。

大天狗轻轻叹了口气,一只手拿起装着水信玄饼的盘子,一只手对着她又招了招。

这回珏终于看到了,她的目光随着盘子移动,看到了大天狗对她招手。珏眼睛一亮,甩着尾巴移到了大天狗身边,头依旧有一半埋在水里,只是那双眼睛写满了渴望地看向面前的人。大天狗被她看得心里隐隐在笑,面上却是不显。

“上来吃。”大天狗指了指他身边的位置,“到岸上来吃。”

珏看着他身边的位置,已经摆好了一张垫子。

某鱼看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动,大天狗想要再次开口叫她的时候,珏把头沉到了水中,一时间只能看到她飘散在水中的发丝,却看不到她的脸。

这时,珏跳出了水面。应该用了很大的力,珏跃得比前两次都要高,鱼尾带出一片水珠,大天狗只觉得面上一凉,腿上又多了那个熟悉的重量。

珏又到了大天狗的腿上,两只莹白的手臂环在大天狗的脖子上,她身上带的水打湿了大天狗的衣服,一下子两个人都显得有些狼狈。

大天狗面无表情地看着身上的珏,珏抬头给了大天狗一个大大的笑,然后又伸出手想去捞水信玄饼,但是由于姿势关系,并没有够到。大天狗看着珏身体向外探,想要吃东西,手环上她的腰,把她固定在了他腿上。珏有些激动,不停地乱动。

躲在暗处的几个人又隐隐有些石化的迹象,但是晴明却一直嘴角带着笑看着事情发展,看到珏有反抗的念头,大天狗又不放她走,笑容渐渐扩大。他乐于见到珏与外界接触,也乐于见到总是一脸无欲无求的大天狗有了想要绑住的人。不过现在这种情况,他们俩还是暂时分开吧。

晴明从暗处出来,顺便扯上了莹草,“放开珏吧,你们难道就要这样湿着吃东西吗?莹草,拜托你先给鲤鱼精换身干衣服。”

大天狗抬头看向晴明,手上却渐渐放松力气。莹草别看是个软妹子,一把抱起鲤鱼精,腿都不软,径直走到内室给她换衣服了。

 

大天狗和晴明说了什么,珏不知道,珏也不知道晴明已经把自己卖给了大天狗。

等珏出来的时候,大家都各自找到位置坐好吃了起来。

珏看到有人把手伸到了水信玄饼上,马上开始不安分起来。莹草不知道珏会突然发难,一下子没有稳住,两人就要摔倒。

大天狗突然出现在她们身边,捞起珏抱到怀里,飞到空中稳住。莹草则直接面朝下,倒在了地上。

珏一般都在水里,很少到地面上来,更别说空中了。一下子整个鱼都缩了起来,缩在大天狗怀里,手紧紧扯住他的衣服。

“没事的,别怕。”大天狗稳稳落到地上,一只手搂着珏的腰,一只手拿了个水信玄饼,喂到了珏嘴边。

该说不愧是只有七秒记忆的鱼么,看到吃的,珏一下子就放松下来,虽然没有话,但是可以看出整个鱼都很愉悦地捧起水信玄饼吃起来。

大家都默默看着他们俩撒狗粮,莹草还趴在地上,看着面前...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像爹爹喂女儿的画面,揉揉鼻子,爬了起来。不过众人心里都觉得——小珏看来是被大天狗吃定了啊!明明才见两面,就这样卿卿我我,太伤单身狗了。

珏想不到这么多,她觉得面前这个人,真好啊!看到他有吃的,还飞起来了,好高好高哟。嗯,水晶团团好好吃。啊呜!(*^▽^*)

(大天狗的名字还是没有出来,下章出来!嗯,应该是下章!

感谢第一章给了喜欢的旁友们,十分感谢。

希望这一章也能收到大家喜欢,鞠躬!)

【大天狗x鲤鱼精】水信玄饼

鲤鱼精x大天狗

由于完全不知道他们的性格过往经历啥的,所以ooc是一定的!

鲤鱼精名为珏【鲤鱼精的名字也是室友帮我想的,起名废没办法啊】

大天狗的名字后面会说,其实是还没想好

 

 

 

像往常一样,鲤鱼精在晴明院子的池塘里吐着泡泡。

每当到了樱花开放的时候,鲤鱼精的兴致总是格外高涨。这从她吐泡泡的速度就可以看出来。那片区域的水就像是沸腾了一样,剧烈的起着泡泡。

一片樱花随着风落到了水面上,池面马上沉寂下来,鲤鱼精停下了无止境的吐泡,让樱花瓣稳稳地停在水面上。

鲤鱼精从水底游了上来,浮在樱花下的水中,怯怯地伸出手,想要去触碰那瓣花瓣。

当她的手指碰到花瓣的时候,绽放出愉悦的笑容。她在花瓣周围乐此不疲地游动着。

 

池边的樱花树下,大天狗、晴明、莹草正在赏樱。

“小珏为什么不出水和我们一起赏樱呢。一直待在水底,不无聊吗?”莹草看着鲤鱼精玩耍的身影,不禁出声询问晴明。

晴明看了看池中的鲤鱼精,“珏她是我在出游的时候在山涧遇到的,好像一直都是一个人,我就把她带回来了。一进院子就跳到池塘里了,看来很中意呢。不过的确很少出来。”

“你们就只看见了珏吗?”一个锅盖头突然从靠近他们的水面冒了出来。

“啊!河童,你别吓人啊。”莹草给吓得差点蹦起来。

“我明明一直就在你们旁边。”河童面无表情地瞟了一眼莹草,又朝晴明和大天狗点了点头,“珏是在我之后来到这个池塘的。一开始我去找她说话,她都只是看着我,和她说了好多话,才告诉我一个珏字。她以前是在怎样的环境里生活的啊?”

晴明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从树下站起身,朝着池塘走去,“珏,上来一起赏樱吧。”

 

珏把注意力从花瓣移到他们身上,游到了池边,却没有出水面。

“诶,她怎么不出来......河童?鲤鱼精不能出水吗?”莹草想伸手把珏拉出来,珏轻轻一晃尾巴就躲开了。

“应该是可以离开水的。也没有雪女不能离开雪山这种事吧。”

“小珏!小珏!看我!好吃的哦!来吃吧来吃吧!”莹草蹲在水边,摇着手上的水信玄饼。

“莹草,别像逗小白一样逗鲤鱼精,她不会上钩的。”大天狗看着莹草仿佛逗狗一样的姿势,终于忍不住出声了。

“噗!扑通!”鲤鱼精从水里跃了出来,一口叼走了水信玄饼,落回了水中。

“!!!”莹草、河童、晴明唰地同时回头看向了大天狗。

大天狗拿着刚刚咬了一半的水信玄饼,看了三人【一人两式神?】一眼,迅速地扭头了。

他们都没注意到的时候,珏吃完了那只水信玄饼,正盯着大天狗手上那半个!

珏看了看岸上的几个人,没人看她,于是她尾巴一使力,直直跳进大天狗的怀里,扑向大天狗的手臂,把他手上的水信玄饼往自己嘴里塞,还舔了舔留有余味的手。

大天狗还没回过神,身上就多了一个冰凉凉湿哒哒的鱼,还有手臂上的重量,和手掌心里温热濡湿的感觉。

旁边三人目瞪口呆看着眼前的一幕,“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珏这么...额...主动。”河童结结巴巴地说了一句,不过没人还在听他的话了。

大天狗看着身上的鱼,刚从水中出来的黑发,散乱地黏在她的身上,还不断有水滴从发丝落到她精致的锁骨上,上身橘色的衣服也紧贴着肌肤,凸显出她纤细的身材,坐在他腿上的尾巴还在不安分地一甩一甩,而珏本人还攀着他的手臂舔他的手。

大天狗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整个人都僵硬了。他鲜少与女性靠得如此近,努力地把目光从鱼身上挪开,但是不看着她的时候,手上的感觉反而鲜明起来,热热的软软的小舌头一下一下地舔着他的手掌,逐渐移动,然后,含住了他的手指。

对面三个人快变成雕塑了,好久没有动过,面对这本应该色气的一幕,但是当事的两人却是完全没有这个意思的,所以到底是如何把事情搞到这一步的,

“喂!停下!”大天狗在经过这尴尬的一段时间后终于出声阻止。

小鲤鱼精听见了他的话,停下了舔舐的动作。被阻止进食后,眼睛变得湿漉漉的,有些委屈地嘟起小嘴,抬头看向他。眼睛里,仿佛有“想!吃!”两个大字,就这样看着他。

大天狗本想好好说教她一顿,不能随便对男性做出这样的行为,但是在她这样的目光下反而一下子语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鲤鱼精珏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对水信玄饼的兴趣无限增长中,怎么可能停下来,她看大天狗没有说话,就回头搜寻那个圆圆的透明的美味。

晴明的碟中还有一个!她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想吃!超级想吃!完全没有犹豫,用力一甩尾巴,又想跃向晴明。

大天狗本来正在想该怎么和这个小鱼讲,没想到她的注意力完全不在他身上,还左右地摇晃脑袋。看到她背对他的脑袋一顿,大天狗抬起头,就发现小鱼还没停止对水信玄饼的渴望,却没想到,她二话不说就跃向晴明,不知出于什么心理,他拦住她的腰,阻止了她。

发现她不满地在他怀里扭动,反而更加收紧双臂,更加用力地禁锢住了她。

突如其来的情况让大天使没有多想,就抱住了她,力道越来越大,弄疼了怀里的小鱼。

“大天狗,放开她吧,你弄疼她了。”晴明第一个回神,发现珏皱起的眉头,出言制止了大天狗。

大天狗一惊,赶忙放松手上的力道,转而环住她的腰,让她转身面对他,“我很抱歉,你没事吧。”

珏仍旧锁着眉头,两个腮帮子气得鼓了起来,圆圆的小脸哪怕是在生气也是十分可爱。

大家都看着小鲤鱼精等待着她的反应。珏却把头一扭,不去看大天狗,自顾自地跳回了池塘里。

大天狗一直注意着她,这次却没有阻止她,任由她离开了他的怀抱。身上的衣服已经湿了,怀里也空落落的。大天狗看向那片重新归于平静的水面,心中却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应该没有伤到她吧,大天狗想,明天在给她带些水信玄饼吧,她那么爱吃,作为歉礼送给她。

(本来是想写鲤鱼精和河童滴,但是写着写着就变成了大天狗,本座才不知道当中发生了什么呢。其实是电脑成精了自己打的,你们信么!

本座是十分爱写文文,但是脑洞略少,所以!

大家有脑洞,有想看的,可以留在评论里,本座会写的,嗯嗯,会的吧

然后谢谢大家的观看,鞠躬!好吧虽然你们看不到,但是我还是对着电脑鞠了一躬)